微乐吉林麻将

請百度搜索六安市金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關鍵詞找到我們!

熱點推薦詞:

酒店動態

高考倒計時60天:揭秘毛坦廠鎮的陪讀父母蝸居生活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/5/11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
  高考倒計時60天。

  毛坦廠鎮,這個位于中國安徽六安市的小鎮,大部分時間都像是在沉睡中。只在每天早上7點、中午12點、下午5點以及深夜11點的時候,這個小鎮上的一切才會忽然蘇醒過來:各種小吃攤支在路邊,學生們把街道擠得水泄不通,一片生機盎然。這些學生來自鎮上的毛坦廠中學,這是中國最神秘的“備考學校”之一,被稱為“亞洲最大高考工廠”。如今,毛坦廠中學名氣大了,就把自己的復讀區設置在了金安中學里。而當學生們返回學校后,剛剛還喧鬧的商販、鼎沸的人聲,猶如潮汐般迅速退去,小鎮在一瞬間又恢復了沉寂。近日,紅星新聞走進這個神秘之地,走進毛坦廠鎮陪讀父母們的生活中。整個毛坦廠鎮的學子們、父母們,還有這個小鎮的經濟,全部圍繞著一年一度的重大事件而忙碌、興盛,那就是——高考。

  清晨五點半,整個毛坦廠鎮還一抹漆黑,吳阿姨悄悄從床上起來,伸了個懶腰,摸黑打開自己格子間的房門,走進了公共廚房區,熟練地洗鍋、熱油、煎蛋。

  吳阿姨是毛坦廠鎮陪讀大軍中的一員,她來自六安,陪著兒子在這里復讀。她住的地方就在毛坦廠中學的補習中心對面,是棟2層樓平房,里面分了大小不一的格子間,一共住了12戶陪讀家庭。

  “每天早上我盡量給兒子換著花樣弄點早飯,自己弄的飯菜放心。”吳阿姨借著廚房里微弱的燈光,熱了飯,又煮了面,還順道把燒好的熱水輕輕端進兒子房間,在與紅星新聞對話過程中,她把聲音壓得很低很低,并一再囑咐:“別打擾孩子們休息。”

  不一會兒,每一個格子間里都開始發出窸窸窣窣的響聲,其他母親也都起床,拿著鍋,走進這個簡陋卻干凈的廚房。這些母親之間,都有不約而同的默契,輕手輕腳,絕不交談,生怕弄出一點響動,驚擾了還在睡夢中的學子。

  清晨5:52,吳阿姨把做好的早飯端到兒子床前。清晨6點,天開始亮了,大多數孩子還在睡覺,而整個鎮上的母親都已醒來。

  很快,吳阿姨住的樓里鬧鐘聲此起彼伏,房間里的燈,一盞一盞地亮了起來,學生們開始起床洗漱。

  清晨6:15,整個小鎮已經醒來,學校廣播里播放的音樂,仿佛整個小鎮都能聽見。這時,已經有勤奮的學生背著書包,急速路過。吳阿姨的兒子小吳快速吃完早飯,小跑前往學校。在他的床尾,還放著一摞翻開著的輔導書。

  中午:趕時間送飯到學校

  這棟樓里的學生全部離開后,母親們聚集在廚房,端著碗,一邊吃著早餐,一邊用方言閑聊。吃過早餐后,母親們開始整理出自己孩子的臟衣服進行清洗。

  這時,紅星新聞才看清楚,吳阿姨和兒子居住的這個格子間里,四面只有一扇對著走廊的窗戶,曬不進陽光。房間里,兩張床,一個洗衣機和一張桌子,再也擺不下其它東西。

  吳阿姨說,這樣一個格子間,一年租金7000元,“租房子加上學費,差不多一年要6萬元,對我家來說,是一大筆錢,但為了兒子讀書,沒辦法。”吳阿姨去年7月30日帶著兒子搬進了這個格子間。“高考成績一下來,我們就開始在鎮上找房子。”直到租下這間房子,兒子才能進毛坦廠中學開始復讀,“學校規定,沒租到房子的,不給辦理入學。”晾好衣服,已是上午10點,吳阿姨去路邊的菜市買菜。“你看,那人是我的房東。”順著吳阿姨手指指的方向,紅星新聞看到一個中年婦女,正守在自己的菜攤前。

  今天,吳阿姨打算給兒子做個紅燒雞翅,再燉一個排骨藕湯,“學生們辛苦啊,得吃的好一點。”買好菜,吳阿姨迅速趕回去做飯,必須保證11:40兒子放學回家后,就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,“可不能因為做飯耽誤了娃娃的時間,他吃完就要趕回學校的。”

  11點過,在吳阿姨忙著做飯時,已有不少母親提著保溫桶和一個小板凳,往學校方向,三三倆倆走去,這是毛坦廠中學附近一道特殊的風景線。為了給孩子節省時間,很多母親將午飯做好,送到學校門口,孩子一走出校門,就能吃上可口的飯菜。

  11:40,下課鈴一響,孩子們從學校里魚貫而出。這天剛好下雨,校門口,有的母親搶占到避雨的屋檐,就讓孩子坐在小板凳上;而沒有找到避雨處的,則站在雨中舉著傘,為孩子撐出一片晴空,孩子們則端著保溫桶大口吞咽飯菜。

  中午時分的“送飯大軍”中,毛坦廠中學應屆生家長的隊伍,比金安中學復讀生家長的隊伍更加龐大。

  大約每天上午11點左右,家長們就提著保溫桶,陸陸續續走向毛坦廠中學的校門,而金安中學里的復讀生,因為租住的格子間離學校距離步行基本只需5~10分鐘左右,所以大部分學子選擇回家吃飯。

  紅星新聞看到,在雨中,一位母親舉著傘,專注地看著正在狼吞虎咽的兒子,時不時問一句:“今天考試感覺如何?”兒子忙著扒飯,含混回答著,母親遂不再說話,伸手擦去兒子肩膀上的水滴,而這位母親的整個后背,已全部被雨淋濕。

  吳阿姨和鎮上其他陪讀母親一樣,每天的生活像擺鐘一樣規律,也像擺鐘一樣枯燥,“感覺這日子好長啊。”下午4點,吳阿姨坐在門口,一邊曬太陽,一邊打毛衣。做手工活,成了這些陪讀母親唯一的消遣,小鎮甚至還開起了專門的編織商店,“以前在家,我挺喜歡看電視劇,現在這邊沒電視機,這個愛好我也戒了。”

  吳阿姨原本和丈夫在六安開了一家五金鋪,去年兒子高考成績不理想,“這孩子跟我說,聽說毛中管得很嚴,他想去沖刺一把,我也挺支持他。”

  于是,吳阿姨陪著兒子從六安來到毛坦廠鎮,留丈夫一個人在家守著店鋪。

  “剛來的時候,挺不習慣的,三天兩頭往家里跑,也沒啥事,就想回去看看,哪怕就在家里沙發上坐一下,看一下電視,心里也舒坦。”吳阿姨正在織一件灰色的毛衣,“陪讀真的特別特別累,每天就是買菜、做飯、洗衣服,現在時間久了,我也習慣這種枯燥了。”

  紅星新聞看到,這一排“陪讀房”外,全是坐在小板凳上曬太陽的母親們,有的繡花、有的織毛衣……

  晚上,學生們要到夜里11點左右才放學,而下午5點左右下課時,大多數學生選擇在食堂吃晚飯。鎮上的母親有大把空閑的時光消磨,春末的晚上8點,街道上特別冷,吳阿姨收起了手里的毛線,說:“剛來的時候吧,還喜歡到處逛逛,現在也不想逛了,就和人聊天打發時間。”

  深夜11點過,學生們結束了晚自習,小吳和同住在一棟樓的孩子們都回來了。

  孩子們的歸來,給這座沉寂的建筑一下子帶來了生氣,母親們紛紛站在走廊上,把自己的孩子迎入房間。

  看見小吳回來,吳阿姨趕緊走上去問:“今天英語聽寫全對嗎?”聽到母親的問題,剛剛還和同學說笑的小吳,收起了笑容,擺擺手答道:“不知道。”吳阿姨癟了癟嘴,把中午吃剩的排骨藕湯端到桌上,“吃吧。”小吳坐下來,沉默不語地吃著碗里的藕,“多吃點排骨啊。”吳阿姨把一塊排骨夾到兒子面前,小吳把臉側向了另一邊。

  深夜12點,吃完簡單的宵夜,吳阿姨去洗碗,小吳洗漱完畢后,坐在桌前開始看書。從廚房出來的吳阿姨,在外套上把手擦干,輕輕坐在兒子旁邊,靜靜發呆,桌上的擺鐘,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。

  陪讀父親:一輩子沒做過這么多家務事

  在毛坦廠鎮上,還有一群陪讀父親,他們的數量大約只有陪讀母親人數的四分之一。他們的作息,與所有的陪讀母親們一樣。

  “我感覺自己一輩子也沒做過那么多家務事啊!”宋大哥發出這句感嘆時,正坐在路邊的小板凳上曬太陽,手里拿著一個茶盅。

  宋大哥說,處于青春期的兒子和妻子的關系比較緊張,于是,兒子復讀這一年,全家決定由他來“陪讀”。

  與毛坦廠鎮陪讀媽媽們一樣,陪讀父親所做的,也都是每天相似和重復的動作,唯一與陪讀媽媽們不同的是,陪讀父親下午喜歡拿著一個小板凳,手里拎著茶杯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談天說地。

  “再熬60天,60天以后,兒子解放了,我也解放了。”宋大哥對紅星新聞說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頁
在線客服
售前咨詢售前咨詢售中咨詢售中咨詢售后咨詢售后咨詢
復讀租房咨詢:
17756577457 13093415252 13732621841

請添加微信咨詢更多詳情

[向上]
微乐吉林麻将 上证指数涨跌代表什么 cba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下载海南麻将 重庆幸运农场 斯诺克手机比分直播网 直播188比分直播网 欢乐湖北麻将作弊器 工商管理硕士考试教材 兰州麻将app叫什么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足球彩票比分怎么算 江苏七星麻将客服电话 雪缘园.com 足球体彩即时比分网 秒秒彩的原理 内蒙古时时彩